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谈技说艺
戏缘随笔
台前幕后
和戏迷在一起的日子(南戏故里说戏)
发布日期:2017-09-22 发布者:admin  来 源:   点击次数:[782]
 

抗日战争时期,处于大后方一隅的贵州,抗日救亡戏剧活动比四川重庆、成都都相对低潮,落后了三五年。在这个阵地夹缝里如何获得“贵阳”,走出低谷,迎来新生,追溯源头,不能不提到客从外乡来的戏剧名家董每戡。

    开拓剧运,迎难报国

    19416月,董每戡带着难舍又坚定的心情,辞任成都航空委员会政治部神鹰剧团编导主任,出川奔赴贵阳,旨在拓荒贵阳抗日救亡戏剧运动,途中写诗道:“驰车绝顶小群峦,黔道未输蜀道难。犹见西南豪气在,谁云吾辈肯偏安?”诚如他撰文所描述的:“贵阳剧运是属于未开的状态,这儿没有正式的剧场,因之也没有正式的剧人。虽有一个青年剧社,演戏要临时请人,请来的是些有职业的而爱好话剧的演员,过去是,现在还是如此。”

    他第一件做的事是筹备贵州省教育厅戏剧施教队(简称“剧教队”),于同年1010日第四届戏剧节成立。组建初始,限于编制,演员仅六七人,立即排演三幕抗日话剧《女店主》、二幕三景《烟苇港》及独幕剧《壮丁》等,带队即赴遵义、安顺、惠水等地巡回演出。

    期间,董每戡笔耕不辍,分别在贵阳版《中央日报·前路》《贵州日报·革命军》和重庆版《演剧生活》半月刊等报刊发表了40余篇文章,其中涉及剧运方面的近二十篇,如《战斗的戏剧》(纪念“八·一三”并祝贺青年剧社公演《雾重庆》)《今年和明年》(中国剧坛的回顾和前瞻)《自己的话》(关于《女店主》公演)《建议》(将如何纪念第四届戏剧节)《此时此地语》《独白》(关于《以身作则》的演出)《贵阳拓荒的一年》《<水乡吟>上演前》《迎新年代》(即“新年代剧社”系当时隶属第三战区军旅剧团)。这些文章,在贵阳地区产生了广泛影响,有力地推动了贵州抗日救亡戏剧运动的萌发。

    在一年半时间里,“剧教队”在贵州境内公演了6个大型话剧,分别是《女店主》(董每戡编导)、《北地狼烟》(刘念渠、宗由编剧)、《敌》(董每戡编剧,胡蒂子导演)、《面子问题》(老舍编剧)、《以身作则》(李健吾编剧、张骏祥导演)、《烟苇港》(冼群编剧)及几个独幕剧《壮丁》(舒非编剧)《渡黄河》(颜一烟编剧)和《搜查》(熊佛西编剧)等。通过频繁的演出,带动了本土几个剧团相继举行公演,如青年剧社的《雾重庆》(五幕话剧,宋之的编剧);大夏大学青年剧社的《寄生草》(三幕话剧,洪深据英国台维斯原着《软体动物》改编),青年剧社的《北京人》和国风剧社的《日出》等。

    此外,推动过建立艺术馆、民众剧场(作为剧教队的实验剧场),期间,他还同朋友合编了《学而》半月刊。

    他在关于《以身作则》的演出所作的《独白》一文中自述:“三十二年(1943年)年头,我们剧教队上演《以身作则》是给贵州剧坛的一件新年礼物,但,也许是笔者在贵阳的最后一次献丑。时光过得实在太快,我由蓉来筑匆匆有一年半了,在这短促的‘客串’式的逗留期中,总算干过值得自己的艺术生命史上着一点痕迹的事……我自慰的是跟抗战建国没有脱节,虽然才力薄弱,总算已彻尽心力守住自己的岗位报国,五年有余,想不致辜负了老母弟妹和师友们对我的期望之殷,这不很够了吗?”

    董每戡凭着这份执着,打动了筑城观众、读者,一位与他素昧平生的贵阳文友萧启先写给他的一封信中,如是评说:“对于你,以往十年为一日地,献身给祖国戏剧战斗底精神,我表示人间最大的敬佩。而今,你还挺立在抗战后方的贵州底戏剧岗位上,带领着一支人强马壮的队伍,到处打游击,更使我寄予崇高的愿望。从今天起,希望你义不容辞地,摇撼戏剧领导者的纛旗,对一切爱好戏剧的,热心戏剧的,以及对戏剧有责任的人们,急急地吹奏召唤的号角,要人们赶快起来,起来建立贵州的舞台战线!”

    是的,尽管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在短短的两年间,董每戡竟使这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获得了有效的收获。成为贵州地区戏剧界引领剧运组织中,影响贡献最大的客籍开拓者。

    文通书局,战乱笔缘

    贵阳文通书局,是贵州最早的实业家华之鸿创建于1909年,以“文以载道,通达心灵”为己任,仅次于商务印书馆(1897)的着名书局之一,在近代中国出版史上,比中华、大东、世界、开明几大书局皆早多年。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积极传播知识,在读者中有良好影响和声誉。

    19416月,文通书局编辑所成立,马宗荣任所长,谢六逸任副所长。当时正好董每戡来到贵州,任贵州省教育厅戏剧施教队主任。第二年春天,董每戡偶然得以花溪之游后,写了篇散文《花溪偶拾》,首刊于贵阳文通书局编辑所编辑出版、谢六逸主编的《文讯》月刊。自此,开始了与文通书局的接触。

    他先后写了多篇文章,有散文、随笔、评论和一个四幕悲喜剧《秦淮星火》,有《<漫画贵州>读后感》《拾笔记》《贵阳拓荒的一年》和《艳山红》等。

    《文讯》于194110月创刊之时,正是董每戡着述旺盛的时期,他在抗战四年来所写的七个独幕话剧《神鹰第一曲》《孪生兄弟》《俘虏》《孤岛夜曲》《未死的人》《该为谁做工》《最后的吼声》,结集为《每戡独幕剧作》,因有着文通书局的关系,围绕着抗战建国总目标的编辑出版方针下,得以出版面世。

    除了这本独幕剧集外,董每戡还有两个多幕剧先后都在《文讯》上首刊并连载。一个是《女店主》,据意大利哥尔特尼的同名三幕剧、焦菊隐译本改编。“为应付当前的要求,把它改成和抗战有关联,使国内剧团多一个大戏演”。

    故事内容是“为报父仇而做特务的杜玉梅(女店主)和她的助手范纪刚(装为仆人,改名范升),在天津法租界开一旅馆,暗中做特务工作,这时维新政府的天津市警察局局长马幼甫及税务局长康悌因追求她而住在旅馆里,恰巧汪逆代表冯少豪也住在这儿,于是杜玉梅利用自己的美貌,运用自己的智慧,使他们迷惑且自相残杀,实现借奸人之手锄奸的计划,唾手而得冯某的重要文件——汪、王二逆签署的卖国密约,完成了自己的锄奸的任务”。

    另一个是《秦淮星火》,后由文通书局上海分局于1948年出版单行本,该剧“叙述发生在沦陷区后的秦淮河畔的歌女的悲壮故事,并描写敌兵反战及我国志士在敌后工作的情形,虽然是一些儿星星之火,终成燎原的力量,是抗战的一支插曲,也是中华民族的一篇史诗。全书情节警辟,结构精严,为近年剧本中极不易得之佳作”。

    1943年,他转往四川三台县东北大学任教,任教期间有多首诗词或论文,如《席上口占》《聚饮琴泉寺得四绝》《遥念故乡并客岁重阳殁于泸州之仲弟,百感交集,下塔成此》《越数日,佘雪曼教授作<秋郊揽胜图>,金院长冠以游记,诸友争相题咏,余亦题三绝,裱为长卷,展览纪盛》《久雨喜晴与金静庵陆侃如两兄暨艺苑社诸子饮于东山寺,归途得此》和论着《英国的戏剧》等,都是为思念《文讯》主编谢六逸教授而投寄发表,分别登载在《文讯》上。

    随着抗日战争的持续,特别是1944年豫湘桂战争失利,贵阳动荡不安,人心惶惶,难民如潮,谢六逸“不顾个人安危,不撤离贵阳,坚持刊物编辑出版不断线,被迫改出两期合刊……实在没有办法了,最后只得出第10期、第11期、第12期三期合刊了。”(何长凤编着《贵阳文通书局》)董每戡的上述诗词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分别在两期合刊上得以首刊,可谓极为不易。

    《文讯》第5卷第1期“风物志专号”预登第2期有陆侃如、谢六逸、冯沅君、董每戡主编的《中国戏剧史述略》、余雪曼的《读诗品》、陆侃如的《采薇出车六月三诗的年代》等。“审定编成,发放排印”,但终因战事紧逼贵阳,最终竟没有出版发行,成为憾事。

 

    《文讯》是当时社会科学、文学艺术作品的综合性刊物,在国内影响很大,19481215在上海被迫停刊,共编辑出版了95549册。“为西南一地,为抗战中的中国出版业涂抹了异彩耀眼的一笔”。

——陈寿楠

 
上一篇: 黔道未输蜀道难(南戏故里说南戏)
下一篇: 心诉(我的越剧情缘)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